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游戏新闻

新闻中心News

我要像哥哥那样 探索班“凯尔”的故事

2017年08月21日 分享到
      清晨抵达学校后,还没进校门就能听见一声震耳欲聋的吼声:“诸位早上好啊!”这个吵闹的家伙叫“凯尔”。现在根本没人搭理他,不过刚入学那会,却惊动了整个校园。他说男人就要靠拳头说话,许多人因此对他避而远之,但喜欢他的人也有很多。率直大度、阳光乐观的性格,让他聚集了不少人气。

      不过,这个看似没心没肺的傻小子却对一件事无法容忍,那就是欺凌弱者。狗族的“狄”最初入校时,经常被几个学生捉弄和排挤,凯尔一怒之下与他们大打出手,搞得学校老师全员出动,事情这才平息。凯尔因此被要求反省记过,但从此再也没人敢在学校捉弄狄。


      据说这个活力四射的家伙在遇到他哥哥前,还没有正式的名字。每次提到自己的名字,凯尔都会满脸自豪地说道:“我哥哥为我起的名字是不是很有男子气概”,最后还不忘放声大笑。凯尔很喜欢谈论他的哥哥,不过从断断续续的片段中能够知道,凯尔口中的哥哥并不是他的亲哥哥,更像是老师和榜样。

      其实凯尔在进入学院前,就跟这里有过交集。虽然年纪不大,但那时的凯尔已经是一个名副其实的魔物猎人了,偶尔会带一些“黑暗精髓”来学院领取酬劳。每次学院都劝凯尔不要单独狩猎,并邀请他加入学院进修,可惜都被他以豹猫向来是独来独往的理由一口回绝了。后来经历了某件事情后,他的想法就此改变了。

      年幼的凯尔自小孤苦伶仃,依靠乞讨和偷窃为生。有一天在某个村庄入口,凯尔看见一个魔物猎人带着干粮和肉脯路过,他悄悄尾随其后,打算趁机偷东西。可想而知,结果自然是落得惨败。凯尔说当时以为自己死定了,因为他听说过有关魔物猎人的传闻。可出乎他意料的是,那人竟把手中的食物分给了凯尔。看着凯尔狼吞虎咽地吃完后,那人说道:“豹猫是天生的猎手,绝不能做偷窃的勾当。” 凯尔这才知道,自己原来是豹猫族。想必那人也是豹猫。

      他答应年幼的凯尔跟随自己四处打猎,并将有关魔物狩猎的本领倾囊相授,还准许凯尔称呼自己为“哥哥”。他将所有的狩猎技术悉数教授给凯尔,凯尔学会了如何追踪魔物、靠近魔物洞穴、设置陷阱和有关豹猫独有的战斗技术。凯尔尤其喜欢使用豹猫的独有战斗技术,置魔物于死地。这遭到了凯尔哥哥的强烈反对,他告诉凯尔,一味地追逐狩猎的快感,只会让自己深陷险境,这是最愚蠢的狩猎方法。凯尔每次都会笑着摆摆手说:“我这人一根筋,太复杂的事搞不懂。我呢,只想跟哥哥一样,做个帅气十足的猎人 。”这时候,凯尔哥哥会一本正经地说道:“凯尔,如果这是你的愿望,那你需要一个可靠的搭档。” 这时候凯尔就会笑着说道:“我不需要什么搭档,我有哥哥就足够了。” 等凯尔不笑了,哥哥的声音幽幽地传来:“凯尔,等我把所有狩猎技术都教给你后,我们就要分开了。” 

      那一天终于来了,凯尔最后的猎物是魔物班库斯。寒冷的冬日,凯尔追寻魔物班库斯足足一个月的时间,终于在一个洞穴成功猎杀了班库斯。虽然凯尔的哥哥也从中协助,但最终还是凯尔的最后一击了结了魔物班库斯,少量的“黑暗精髓”和猎物的毛发是凯尔的战利品,黑暗精髓被凯尔拿到学院兑换酬劳,而班库斯的毛发则作为凯尔的私人收藏品。那人说自己再没什么能教授凯尔,临别时说道,希望凯尔能成为一个堂堂正正的豹猫。随后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。凯尔孤零零地站在原地,直到那身影消失不见,也许久没有离开。
随后的一年,凯尔一直以狩猎魔物为生。虽然都是些低等级的魔物,但收入还过得去。至少不用再去乞讨和行窃了。某天,凯尔无意中看到面包店的老板在驱赶一个乞讨的鼠族孩子,那一刻突然感觉像看到了几年前的自己。凯尔想到了收留自己的哥哥,于是上前询问那个孩子想不想成为魔物猎人。从此以后,那孩子就一直跟在凯尔身边。随后的几个月,凯尔一直沉浸在作为哥哥的自豪和满足之中。可惜无论教多少遍,那鼠族孩子就是学不会狩猎技术。


      魔物狩猎时只能依靠凯尔一个人,在生活费的压力下,两人的生活十分拮据,有时甚至还要饿肚子。于是,凯尔重新确立了目标,为了证明自己的豹猫身份,他需要更强的猎物为自己正名。途经某个山村时,正好赶上村里征召魔物狩猎团成员,狩猎对象是大型魔物“夏考贝因”,凯尔立刻申请加入,先前已有三名成员加入,凯尔是最后入团的成员。可还没等开始,问题就出现了。其余的三名魔物猎人要求村长在事成后再另付报酬。虽然村长一脸为难,但跟村里人商量后,还是准备好了6袋土豆、1袋肉脯、8瓶蜂蜜酒和1袋硬币。三人说别的都不需要,他们只认硬币。村长答应第二天带硬币给他们。里面装着38枚帝国金币,可他们看过后还嫌不够。凯尔终于看不下去了。他质问三名魔物猎人,等拿到黑暗精髓,完全可以到阿佩尔学院领取酬劳,干嘛这么不依不饶。可惜被他们以各种理由无视了。凯尔一气之下留下了那个鼠族孩子,独自离开了村庄。

      他找到了夏考贝因的洞穴,事实证明这是个鲁莽的决定。这种级别的魔物,对凯尔来说太过勉强了。其实他也没有想到,对方竟然如此强大。除了拼死一搏,他别无选择。在魔物的利爪和火焰的攻击下,凯尔遍体鳞伤。魔物甩出火热的触须,将凯尔紧紧缠住,任凯尔如何挣扎也无法逃脱。他试着奋力跳出向魔物发出致命一击,可惜失败了,最后被狠狠摔在了地上。他等待着夏考贝因的最后一击,内心没有一丝恐惧。正当魔物的血盆大口向他迅速逼近时,耀眼的羽毛照亮了整个洞穴。伴随着一道闪光,温热的鲜血溅在凯尔脸上。

      眼前站着阿佩尔学院的人,一旁被砍掉一只胳膊的夏考贝因正在痛苦地哀嚎。凯尔迅速闪到了后面。凯尔看到学院的人紧紧追赶夏考贝因,然后将其碎尸万段。他们太强了。虽然因此捡回了一条命,但凯尔的心情却是五味杂陈。消灭夏考贝因后,学院的人询问凯尔为何会一人对抗夏考贝因,凯尔没好气地回答道:“这对魔物猎人来说很奇怪吗?”其中一个人说道:“对付这样级别的魔物,难道不需要同伴吗?”并称赞凯尔实力不错,建议他加入阿佩尔学院。凯尔听完不由放声大笑,依然一口回绝了。他带着夏考贝因的首级,向村庄走去。

      遍体鳞伤的凯尔强撑着身体,返回了村庄。他将魔物的首级一把扔到了那三个魔物猎人的面前。看着他们满脸的愤怒和难堪,凯尔心里痛快极了。本想对着他们说两句,可脑袋里一片空白。那三个魔物猎人临走时,还不忘让凯尔等着瞧。

      那天晚上,凯尔高烧不退。鼠族孩子赶紧去求助村民,在大家的悉心照顾下,凯尔终于睡着了。时间不知过去了多久,凯尔突然被村民焦急的呼喊声叫醒。只听村长急匆匆地说道。

      “我说!那孩子!跟你一起的那孩子被他们抓走了!”


      凯尔腾地一下站起来,拖着沉重的身子,向村长所指的方向狂奔而去。经过连夜追赶,凯尔终于看到了远处的三道黑影。凯尔大吼一声:“站住!”那三人应声停下。这时凯尔连站都站不稳,三人看到凯尔这副模样,不由得意地放声大笑。凯尔模模糊糊看到了那鼠族孩子,不知是不是被堵住了嘴,那孩子支支吾吾个不停。凯尔被彻底激怒了。“放开那孩子!这事与他无关!”其中一人说道:“想要这孩子活命,就把悬赏金交出来。”凯尔坦言自己根本没钱。那三个魔物猎人笑着说道,那他们就只好把这孩子卖给“祭品商贩”了,忍无可忍的凯尔低声说道:“那我就只能动手抢了!”不料一只弓箭咻地射中他的胸口,剧烈的疼痛令凯尔险些摔倒。他强撑起身子,继续向前。又一只弓箭插进他的胸口,他咬着牙,再次起身向前走去。一只弓箭飞来,射在了他的大腿上。凯尔一下子跪倒在原地。他撑起膝盖打算站起来,可脑袋重重地压在腿上,根本不听使唤。“你们这群家伙!我会让你们后悔的!”却只传来了对方的肆意耻笑。凯尔在心里反复默念,祈求上苍赐予他力量。这时耳边传来那孩子的阵阵呜咽声,正当他努力抬起头时,三只弓箭再次射中他的背部。凯尔再也支撑不住,渐渐失去了意识。那一刻,他眼前浮现出哥哥的模样。哥哥那华丽的身手和缜密的思维,与他不同的是,哥哥绝不会让自己受伤。眼前的哥哥竟然渐渐跟消灭夏考贝因的阿佩尔学院的人重合在一起。他真希望自己也能像他们一样强大。其中一个魔物猎人走上前,将凯尔踹到在地上。随后拉起弓箭,对准凯尔的脸。他想到,此刻的自己在那孩子心中该多么不堪一击,不由露出了苦涩的微笑。只听弓弦碰地弹起,眼前突然飞过一个黑影。他转头一看,只见那孩子倒在他身上,背上插着弓箭。两个人四目相对,那孩子嘴角溢出一股股鲜血,吃力地对凯尔说道:“哥,谢谢你。”

      从腹部升腾而起的痛感经由背部直冲大脑,一股前所未有的力量涌向全身,那是愤怒。凯尔的眼睛变成了腥红色,那三个魔物猎人惊慌不已。他们举弓打算再次瞄准凯尔,可惜太晚了。凯尔每次挥动钢铁般的利爪,四肢和身体就如同要折断一般。一股猛烈的红色强波从体内涌出,仿佛是用自己的鲜血汇聚而成。那些家伙顿时被强波击倒在地,身上的铠甲也散落一地。吓得他们落荒而逃。可惜还是没能逃脱凯尔的攻击。凯尔对准他们的脖子,狠狠挥动利爪。这时,背后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扼住凯尔,随后几个人将他扑倒在地。只听耳边响起“够了!够了!”,凯尔便渐渐失去了意识,眼前的三个黑影也随之消失了。


      凯尔躺在冰冷的地上,终于恢复了意识。上次遇见的学院的人正在照顾凯尔,他急忙站起身寻找鼠族孩子。学院的人指了指一旁用旧草席盖住的尸体。凯尔无力地垂下了头。随后默默地将那孩子埋在了附近的一棵树下。口中一直不停地说着对不起。学院的人将这凄惨的一幕望在眼里,却一个字也没有问。只是轻轻地拍了拍凯尔的肩膀,仿佛一切都了然于心。随后,其中一个人再次提议让凯尔加入学院。凯尔本想一口回绝,但想起软弱不堪的自己,不由羞愧地低下了头。一个念头闪过脑海,他也想变得像这些人一样强大。也许以后,就不会再发生这样的惨剧了吧。凯尔强忍泪水,故作轻松地说道:“好啊。那进了学院,我就能像你们一样战斗喽?”那些人笑着回答道:“以你的实力,绝对没问题。不过,前提是你要先拜我们为师哦,呵呵。”

 
豹猫的种族故事
      豹猫在历史上一直名不见经传,直到在东部王国定居后,与鸡族形成对立关系,才开始崭露头角。如同狮子一样,豹猫也是离群索居。野猪族定居在东部王国初期,一些年轻的猎手曾担任佣兵。豹猫族是天生的魔物猎人。当年跟鸡族的奈斯塔里昂争夺岸林高原时,豹猫英雄“布洛侬”带领魔物狩猎团消灭了黄金魔龙,取得了最终的胜利。

      豹猫十分重视个人的荣辱,对先祖或家族的过去不太在意。无论是时空崩坏前,还是现在,豹猫在断奶后就会离开亲人,开始独立生活。并跟随毫无血缘关系的豹猫大父学习狩猎技术和处世之道,等学会了所有技能后,则意味着正式独立了。这种离群索居的状态会一直持续到找到另一半为止。每个成人后的豹猫都拥有一个独一无二的图腾,通常是从独立后经历的最重大事件中获得的战利品,具有极其重要的象征意义。